快捷搜索:

你不怕死是你的事但牵连到你手下兄弟可就不好

 
    “一群忘恩负义之辈,尚有面目立身于世,苍天无眼!”
 
    大胡子声音不小,充满了鄙夷:“老子这一辈子,居然会与这等货色同为军人,真正耻辱!”
 
    “北方军也真是能干得出来……这么多年征战,就是他们最没出息,打的败仗最多,九尊前去帮忙的次数也最多……他么的最后最后,居然是这帮家伙谋害了九尊……”
 
    “麻痹的……看这样子,自己的亲爹亲娘也能杀吧!”
 
    “哪还有什么能不能的,肯定能的事,走,回去!”
 
    “等命令!”
 
    “且看罪证确凿之后,这帮家伙还神气不!若是还敢崩个屁,老子拼着砍头抄家,也灭了这群混蛋!”
 
    大胡子将军狠狠说完,一挥手,带人走了。
 
    哒哒哒……
 
    在此北军值守的一队将士死死地低着头,眼泪一滴滴的落在地上;羞惭得无地自容。
 
    渐渐的,有哽咽声音悄然响起。
 
    外面,各个军队之间的窃窃私语声音陆续传来。
 
    “咱们军营之中,都已经先后升起了九尊大人的复仇之旗,为什么这边还没有升起?难道他们心里都没有九尊大人么?不想替大人们报仇吗?”
 
    “那里可是北军,就是他们谋害了九尊大人,且不说他们没有脸面升旗,我估计,人家根本就不想升旗,起码也是不敢升!”
 
    “呸!原来不光那杨波涛是乌龟王八蛋,连带他手下的兵也是一群怂包!”
 
    “连九尊大人的复仇大旗都不敢立起来……不知道是心虚,还是心里就是这么想的……”
 
    “草,这帮人连一点点的羞愧之心都没有了吗?”
 
    “老子一想起来就气得发疯……九尊大人救了北军多少次……人怎么能没良心至此!”
 
    “他们根本就不是人,哪里来的良心,早他么被狗吃了!”
 
    “呸,你不许糟践狗,狗哪里会吃黑心,他们一个个的心都是黑的!”
 
    “要是真的打起来,老子绝不留情!就当杀狗了!”
 
    “我也是!”
 
    “我也是!”
 
    “都说不许糟蹋狗了,狗是最忠心的,他们何德何能跟狗相提并论?!”
 
    “就是,就是……”
 
    营门前,所有兵低着头,全都是狠狠的歪着脖子,斜眼看着自己的队正,目光凶戾空前,杀机四溢。
 
    队正红着眼睛,低着头,咬牙道:“你们在这等着,我去问问!”
 
    “快去!”
 
    “早就该去!”
 
    带着哭音的十几声咆哮同时响起。
 
    队正抹了一把泪,翻身上马,拼命打马而去。
 
    “将军!咱们军中为何不升起九尊大人复仇之旗?”
 
    队正以几尽崩溃之姿径自飞奔到军帐之外,带着哭音的叫起来:“别的方向的弟兄都已经升起来了……难道,我们北军就真的心虚成这样了吗?”
 
    将军一愣:“什么复仇之旗?”
 
    “是为九尊大人讨还公道的复仇之旗!咱们北军为啥不升起来!”
 
    队正放声大哭,眼泪鼻涕抹了一脸:“老子当兵这么多年,战场上生死看惯,水里来火里去老子从来没哭过!但是今天,老子真够了!老子居然被羞辱成这个德行全然不敢吱个声,简直恨不能利马死了!”
 
    “当初风闻九尊大人遇害,老子在自己脸上切了一刀,立下血誓要为大人们报仇……到了到了,谋害九尊大人的矛头居然指向我们自己!”
 
    “难道外间传闻当真是真的么?”
 
    “难道我们北军就真的是一群忘恩负义之辈么?”
 
    “谋害自己的救命恩人!呜呜呜……兄弟们哪里还有脸面活着啊……”这队正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,悲愤到了极点。
 
    “复仇之旗?”
 
    将军两眼也是通红:“去几个人看看情况!”
 
    “我不去!”
 
    “我不去!”
 
    “我也不去!”
 
    一个副将被指派,脸红脖子粗的怒吼:“凭啥让我去?你咋不去呢?现在还有啥脸出去!老子哪怕把脸塞在裤裆里,都没了,哪里还有脸面出去面对其他方向的弟兄们!”
 
    将军气的目中喷火:“都不出去是吧!?那就麻痹都给老子滚,老子亲自出去看看!”
 
    将军拍马前去,前后不过一盏茶的功夫,泼次次的回来,一张脸涨得通红,两眼亦是赤红如血;怒吼道:“给老子做旗!升旗!”
 
    “摆祭坛!”
 
    “快些!”
 
    “我们北军弟兄不是忘恩负义之辈!”
 
    “我们没有孬种!”
 
    “若真的是杨波涛谋害了九尊大人,北军弟兄第一个找他拼命!”
 
    将军嘶声大吼。
 
    一声令下,顿时整个军营沸腾起来;将士们纷纷回去做旗帜,一个个脸上总算是有了点生气。
 
    “召集人马!集结!”
 
    这位将军又是一声大吼。
 
    蓦然,有一队人马面目森冷的过来:“干嘛!蒋成龙,你私自集结人手,是要造反吗?”
 
    过来的赫然是杨波涛最精锐的亲兵。
 
    而说话的,正是其亲兵将领。
 
    蒋成龙红着眼睛直勾勾的看过去,一挥手:“集结!不用管他们!”
 
    亲兵将领大踏步走上前来:“蒋成龙,没有大帅命令,你敢擅自做主!?这般私自集结,你不怕死是你的事,但牵连到你手下兄弟可就不好了,你有多少条命可以赔?!”
 
    那亲兵也是有急智之辈,知道此刻强压无济于事,只会引来反效果,但将威胁目标转嫁到手下兵士身上,或者能有效果也说不定。
 
    那蒋成龙两眼怒瞪,仿佛能随时瞪出血泪一般,狠狠道:“若是杨波涛真的与谋害九尊有关,那他绝对不配做我们北军之帅!老子要亲自与他拼命!这道集结令是老子私自下的怎么了,了不起等下老子赔一条命,老子一定要下这个令!”
 
    “放你娘的屁!大帅是冤枉的!昨天不都说明白始末缘由了么?”亲兵将领怒吼一声。
 
    “若是大帅是冤枉的,等水落石出,我蒋成龙自缚双手自己请罪,自己请死!私自集结军力,死之该然,军法无情,勿枉勿纵!但是现在,北军必须按照我的命令行动!”
 
    蒋成龙大声怒吼:“我身为副帅,我有调动兵马的权能,而你不过是一个杨波涛的亲兵头子,有何资格来过问老子该如何行事!给老子滚一边去,要不然,我现在就将你军法从事!”
 
    那亲兵将领目光转为森然地死盯着蒋成龙,一只手缓缓按上刀柄。
 
    蒋成龙巍然不动,目光同样的凶狠异常。
 
    然而在蒋成龙身边的所有人却是同时一声吼叫,刀剑铿锵出鞘,一个个看着杨波涛秦兵的眼神如同饿狼一般。
 
    只需要一个眼神,或者一个动作,就是一场大火拼!
 
    “还不滚回去!”蒋成龙一声厉喝:“真要干么?!”
 
    亲兵队长深深吸了一口气,伸出手指头指了指蒋成龙:“你等着!”
 
    带着人转头回去。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