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哪里有什么脸面去见其他方的兄弟们羞也能把咱

 “集结集结!”
 
    “从现在开始,战时条例!任何人,哪怕是上茅厕,也要事前报告!哪怕是家里死了人,也不准回家!”
 
    “军营全面禁严,随时准备行动!”
 
    “弑神弓,全员准备!玄铁箭,一弓十箭,确认到位!”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玉唐城周遭的一干军营之中,满目尽是一片肃杀之意!
 
    将士们一个个尽都是杀气腾腾,满面冷峻,森寒杀机满盈。
 
    一幅幅九尊画像,尽都被摆了出来,恭恭敬敬的贴在墙上。
 
    画像之前摆设有两张大桌子,其中一张桌上摆满了瓜果祭品。而另一张桌子,仅仅铺上了白布,再没有摆设其他物事,全然空置。
 
    那是准备用来摆人头的。
 
    一面面大旗,突然异常招摇地从各个军营之中竖立起来。
 
    “玉唐九尊,英雄不朽!”
 
    每一个经过大旗的兵士,全都自发的注目敬礼,脚步铿锵。
 
    无数将士,每个人的情绪都尽显激烈澎湃,一边默默的擦拭刀剑,一边竖着耳朵,听着,留意着任何一点风吹草动,唯恐有行动命令下达,自己慢了一点点一些些一微微。
 
    每一个人,都如同是绷紧了的弓弦一般。
 
    只需要一声令下,就能立即离弦而出,疾射目标之地。
 
    更有许多的将士,眼眶已显湿润。
 
    这不是悲伤,而是激动。
 
    九尊大人,我们……终于能够为你们做一点事。
 
    “一旦消息确定,拼却千刀万剐,也要为九尊大人报仇!”
 
    这一口气,已经憋了一年多!
 
    一旦宣泄,岂同小可?!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与其他驻守军营动静冏然的乃是北军京城驻守军营。
 
    此刻的北军军营,满目尽是一片乱腾腾的喧闹。
 
    无数将军士官都在气急败坏地镇压着军中乍然升腾的莫名骚乱情绪;只可惜,他们的安抚、怀柔乃是强力镇压,全都无济于事,非是收效甚微,而是全无半点功效!
 
    不断的有一些个老兵油子一脸冷峻的凑到军帐门口:“将军,元帅谋害九尊大人,是不是真的?”
 
    “将军,昨夜之事到底是不是真的?”
 
    “你给兄弟们一句痛快话成不!”
 
    “到底是不是?”
 
    将军们焦头烂额,却又知道这话怎么说都不对,只得全力安抚。
 
    “这件事还在调查当中,军中三大军头联袂动作,连老太尉都惊动了,尔等等待消息就是,军中万不能乱!”
 
    “全都回去,老实等着!有了确切消息难道还能瞒着你们不成?”
 
    “该干嘛干嘛去,有消息自然会通知的。”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“据说风尊在元帅家里出现了。说元帅就是凶手……这件事,是真的么?”
 
    “赶紧回去!你,就说你呢,赶紧给老子回去!”
 
    “凶什么凶?!我就问这件事是不是真的!你杀了我头我也要问!”
 
    一个老兵瞪着眼睛,眼中血丝密布,一只手按在刀柄上:“这么多年出生入死的兄弟,你少他么在我面前摆谱,我就要一句实话!是不是?到底是不是?”
 
    “放肆!你这是什么态度?还知道自己个的身份不?难不成你还要对我拔刀逼问么?!”将军怒吼。
 
    “我就是想听一句真话,怎么一句真话我都听不得了吗!?”老兵梗着脖子,青筋暴起:“到底是不是?如果是,别说我对你拔刀,便是我砍了你又如何,你道我敢是不敢?!”
 
    “他么的!就算是真的,那也是杨元帅一个人的事情,你以为我这级别能够得上这样的大事?”将军原本就心头憋闷,此际更是彻底气急败坏,一时间口不择言,脱口而出。
 
    “那也就是说是真的了?”老兵的气势越来越危险。
 
    “我没这么说!”
 
    “你明明就说了!草你娘的!你他么的说了!就是说了!”老兵眼中烈焰熊熊,杀机空前炽烈。
 
    “我没说!我什么都没说!全都回去!赶紧回去!都在这围着老子干嘛?还有没有点军规军纪了?”
 
    这位将军眼看安抚不成,弹压不住,干脆来了一个大撒把:“老子也在这等消息呢!你们光知道围着老子有屁用!这事儿若是真的,老子拼着造反,也要和杨波涛拼个死活!但现在还是需要等确切的消息过来,一切才能定数!”
 
    “你们都再耐心等一会行不行?你们光以为你们急吗?老子也快急疯了你们晓得不!”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北军上下将士宛如开锅一般的一片沸腾。
 
    “我们北军上上下下,所有人都欠了九尊大人最少一条命!若是这种事是真的……咱们全北军所有人,哪里有什么脸面去见其他方的兄弟们!羞也能把咱们都羞死?!愧也能把咱们都愧死!人说无愧于心,行事坦然,咱们今后永远都不能坦然了,问心有愧啊!”
 
    “是不是真的!是不是真的!”
 
    “草你么,老子就问句话你麻痹倒是放个屁出来啊……”
 
    军营门前。
 
    正在值守的士兵一个个低着头,便如认罪一般的站在那里;就他们最倒霉,别人还能躲在营帐里,起码外人看不到;但,这几个值守的却是就那么暴露在大庭广众眼睛里。
 
    里面都已经闹得如同翻了天,军营门口却是如同一片鬼蜮一般,寂静得吓人。
 
    三方面军营,这还会已经有无数东西南三方军队相继开拔而来,兵锋隐隐,直指北军大营。偶尔还有不少其他番号的将军士兵,带着人到北军军营门前,来转上几圈。
 
    眼神中全是满满的鄙视与痛恨!
 
    一位大胡子将军带着自己的手下兵士打马来到北军军营门前,重重的哼了一声;北军门前正在值守的一队将士满脸羞惭,头更加的低了。
 
    ………………
 
    介个,是不是给张月票安慰下?
 
 
------------
 
第二百三十八章 竖旗!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