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光是这口气就能把他憋个好歹的但在身体好转的

 云扬点点头:“确实还算不错,既定目标达成。”
 
    方墨非再也忍不住,道:“公子,这……杨波涛我们……并没有杀死……这个……是属下修为不到……辜负了公子期望。”
 
    云扬笑了:“老方不必自责;我们这一次意图击杀杨波涛的袭击,只是一个幌子,从头到尾都只是一个幌子。”
 
    “幌子?”方墨非闻言更加的纳闷,完全不明白云扬意指所在。
 
    “当然是幌子,我从来没想过凭你一人就能将杨波涛击杀。”
 
    云扬道:“那杨波涛即便抛开四季楼中人的背景之外,他于玉唐的身份同样尊崇,乃是玉唐军方四面大帅之一,整个北路军都以他为尊。这样的人,就算是证据确凿,但也不能是由我们这样暗中将之刺杀而死!”
 
    “说起来今天,韩无非那边都是一个意外收获。”
 
    云扬微笑:“老梅这次过去,更多的也是试探性质;若是那边也设有埋伏,老梅会在第一时间回返,绝不会冒险动手。但却没有想到他们将埋伏全数集中在了杨波涛这边,甚至还画蛇添足的布置了弑神弓手……大抵是以为韩无非那边有春寒尊主罩着,应该没事儿……”
 
    老梅道:“这倒是不错,韩无非那边根本没有任何像样儿的守卫;整个击杀过程顺利得连我自己都感纳闷。在打破大门的那一刻,我早早做好了逃命的准备,结果感觉一下,对方一个高手也没有,也就韩无非本人有几分实力,我当时占据全面上风的时候,只觉不可置信,满心惊诧,哈哈……”
 
    方墨非有些幽怨的看着老梅。
 
    这货运气真好……
 
    难道实力低微一点,运气反倒更好吗?
 
    “今天的三个既定目的,其一,打草惊蛇;管中窥豹,稍窥对方的实力底蕴;其二,亮出风尊的身份,其三,对帝国高层发出讯号。”
 
    水无音很满意的说道:“现在看来,全部圆满完成,甚至还有意外收获,就如老大所言,对方额外布置的弑神弓弓手根本就是在画蛇添足,有那五百弓手在旁,九尊再现的风声再也无法掩盖。接下来,老大只需要继续拨弄风云就好了。”
 
    云扬哼了一声:“什么拨弄风云,我现在最想要做的,乃是风卷残云,大开杀戒。”
 
    正说着话,喵呜一声,二白白迈着猫步,优雅走来,小脑袋不断的蹭着云扬的小腿。
 
    “这一战,二白却是不错。”老梅哈哈笑道:“那韩无非的脑袋,被二白一口就咬了下来。”
 
    二白傲娇的抬起头,喵了一声。
 
    正抱起二白白起来的云扬顿时一阵恶寒,脱手扔在地上,皱眉道:“二白,你居然吃了人头……太恶心了!”
 
    二白白委屈的喵喵乱叫。
 
    老梅道:“二白没有吃,又吐了……不过,后来韩无非那边去了两个人,二白在那边埋伏,每个人的小腿上,都抓了一道血印子!”
 
    云扬目光一亮:“二白白,若是再见到那两个人,你能不能认得出来?”
 
    “喵呜……”
 
    二白白傲娇的抬头,娇哼一声。一副睥睨骄傲的样子。
 
    化成灰,我也认得出来!
 
    “那就好,那就好!哈哈哈……”云扬一阵大笑。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太子府幕僚被杀!
 
    北方元帅杨波涛遭遇刺杀!
 
    一夜之间发生的两起刺杀变故,登时打破了天唐城的平静。
 
    而听闻北方元帅被刺杀一役,来袭杀手居然化作了龙卷风,化作了烈火……
 
    这件事情,更加是令到整个玉唐高层都为之震动。
 
    所有人都在第一时间联想到了风尊、火尊。
 
    尤其那杀手还在当空留言。
 
    那段话,举凡在场的一干人等可是都听到了;不管杨波涛对于自己的军队如何掌控解释,却也难掩那么多的口舌,不过一夜之间,消息便已传遍整个玉唐都城!
 
    “杨波涛,身为帝国重将,不思报效国家,勾结外敌,陷害我九尊兄弟,罪在不赦!”
 
    这句话,便如是晴天惊雷,震动玉唐!
 
    早朝。
 
    皇帝陛下来临之时脸色阴沉到了极点,全然不曾掩饰半分。
 
    九天令传消息给秋剑寒,太子府幕僚韩无非已然被证实为四季楼的人,更已被斩杀。
 
    这本是一宗好消息,但对于皇帝陛下而言,心下却突然多了一个结。
 
    太子府的幕僚……
 
    先前杀了一个楚天狼,便与太子有所关联;这就已经让皇帝陛下火冒三丈;如今又出来一个韩无非,还是太子府主要幕僚……
 
    这桩桩件件岂不让皇帝陛下烦忧更甚,心头恼火登时腾腾而起。
 
    更别说还有一个何汉青,就算他有三朝元老,玉唐文宗领袖的身份又如何,毕竟从各方面看,他都和四季楼隐隐约约有关系……
 
    凌霄醉的当面怒怼本身就是最大的明证……
 
    玉唐国,内忧外患啊……皇帝陛下心头如同压了一座大山。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
------------
 
第二百三十五章 金殿斗殴!
 
    要不是皇帝陛下的身体经过云扬这段时间的调理,基本上已经是没啥事儿了;光是这口气就能把他憋个好歹的,但在身体好转的此刻,莫说只是心头烦闷,只要不是当真做殊死搏杀那样的事情,一般情况下长命百岁是可以预期的。毕竟皇帝陛下本身的修为水准也是相当高的。
 
    皇帝陛下心情刚刚好了一共还没有半天时间,就出现了连杨波涛也有可能是四季楼中人的事件,这个突如其来的认知让皇帝陛下心头如同十万糙泥马奔腾而过,呼啸不息。
 
    军方柱石,四帅之一啊!
 
    “太尉来了没有?”皇帝陛下沉着脸坐在宝座上。
 
    秋剑寒咳嗽一声道:“太尉这段日子以来便身体抱恙,但今天怎么也会来到,只是这个节气,太尉的身体畏寒更甚,可能要稍作准备才会到。”
 
    皇帝陛下了然点头:“那就稍等。”
 
    “太师到了没有?”
 
    “微臣在。”
 
    “各路元帅到了没有?”
 
    “启禀陛下,末将在。”
 
    皇帝陛下哼了一声,也不说话,微微闭上眼睛假寐。
 
    不多时,一个粗豪的声音响起:“老臣惭愧,来迟了。”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