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然而身形却丝毫不见迟缓飞速挪动

 除了杨波涛本部的一百名弓箭手之外,其他的弓箭手,全都是目光灼灼,聚焦在杨波涛的身上。
 
    就连杨波涛本部的那些弓箭手,有好多人此际也都低下头去,竖起了耳朵,等着听杨波涛的答复。
 
    杨波涛脸色一黑,喝道:“刚才不过是来袭刺客的胡言乱语,意图混淆视听,你们怎地就跟着起哄?难道刚才刺客刺杀本帅的事情,你们全都没有看在眼里吗?军令如山,尔等可是要尝试一下?”
 
    军队行事,以绝对服从上级命令为依归,任何质疑上级命令的举动都是该死之罪,就一般情况而言,杨波涛此言一出,就算众人心中仍有疑惑,至少当前再不敢呛声。
 
    不意刚刚站出来问话的那位弓箭手大声道:“卑职此次心中不解的关键不在自身,而是事关九尊大人的出声,希望杨帅为兄弟们解惑;若有任何冒犯军法之事,卑职全都一肩扛下,等下以死谢罪就是!但刚才出现的,分明就是风与火两位大人,还有他们所精擅的火相风相神通;两位大人既然出现在这里,更出声意指大帅,总有其原因吧!?”
 
    “这件事情悠关玉唐国事,卑职区区之命何足道哉,但这件事却一定要弄个清楚明白;人所共知,大帅身为帝国栋梁,边疆守护者,为何九尊大人却这般旗帜鲜明的来找大帅的麻烦,更直言说大人涉嫌谋害九尊大人!”
 
    那名弓箭手昂然说道:“还请大帅解惑!”
 
    话音未落,其身后的三百弓箭手亦齐声说道:“还请大帅解惑!”
 
    杨波涛脸色如墨,沉沉道:“有刺客在光天化日之下,行刺本帅;尔等作为……”
 
    还没说完,旁边一青衣人张口说道:“杨帅,今天来的刺客一共只得两个人;一个是先前动手的那名刺客,路数残横,另一个人所修功法固然诡异,实力却是不高;甩手出火球的招法大抵是出自霹雳堂的家数;不过那人另一手玄气成罡,化风而行的手段……却是更加的诡异莫名,不可小觑!”
 
    这段话,名义上是解析刺客来历;但实则却是转着弯给杨波涛提供应付质疑的理由。
 
    杨波涛会意,眉头一皱,道:“是两个人?不是三个人?”
 
    那人闪身而出,在那大坑里捡了点东西出来,道:“杨帅请看这块还未燃烧殆尽的火油……此种火油色泽明亮中隐隐流溢青色光泽,分明是霹雳堂的晴天雷火独门火油迹象!只是不知大帅什么时候得罪了霹雳堂的人,惹来此次刺杀!”
 
    杨波涛皱皱眉头,深深地叹了一口气,道:“大抵一年之前,霹雳堂少主入我麾下效力,他之本意乃是想要籍军功升迁,却因违反军法被我斩了……哎!本帅处置这件事情虽然无愧于心,但终究是军法过严,然而当时正值作战其间,实在不容我法外施恩……”
 
    “原来如此。行军打仗,军法为先,违法必究,执法必严,本属该然。”那青衣人说道:“然而霹雳堂势力极大,大帅此后还是小心为上,莫要为宵小所乘。”
 
    杨波涛摇头叹息,道:“军法岂能容情?,就算是再来一次,本帅还是会严肃法纪;这一节,却是没得商量。”
 
    “纵然霹雳堂找本帅的麻烦,又能如何?”杨波涛正气凛然的道:“只不过,担心敌人诡计多端,反而让自家弟兄们想多了。”
 
    另外一人沉着脸喝道:“大家都听到了?以后不要听风就是雨;刺客随口说几句话你们也信;那岂不是随便什么人,随便说句话,就能动摇军心了?成何体统。”
 
    弓箭手们一个个面面相觑,一个个眼中怀疑之色还存在,但却也终于还是低下了头,道:“刚才是我们太过激动,误会了大帅,还请大帅降罪。”
 
    弓箭手们低着头,面面相觑,都看到对方眼中,那闪烁的怀疑。
 
    亲眼所见,亲耳所听;岂是一段话,就能消除的?
 
    云扬这短短的一句话,让所有北军将士,心中都是种下了一颗种子。
 
    到底,是不是?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
------------
 
第二百三十四章 打草惊蛇
 
    杨波涛叹了口气,道:“你们一腔热血,何罪之有?不只是你们……刚才我都盼望……乃是风尊和火尊两位大人真的到来了……哪怕两位大人因为谋些缘故对我有所误解,甚至是杀了我……但只要两位大人尚在……才是我玉唐国最大的幸事啊。”
 
    众人一起叹息。
 
    杨府之事,至此终于告一段落。
 
    云扬所化的龙卷风卷着方墨非,瞬间消失踪影,后面两道人影一路追着龙卷风穷追不舍。
 
    云扬眼见对方实力高深,仅凭风相化体无法摆脱对方追踪,并无迟疑,很干脆的一扬手。
 
    后面两人只感觉一团烈火扑面而来,急忙出掌应对,以这两人的修为,普一扬手,便将扑面而来的火光扑灭。
 
    然而两人却同时感到了不对劲,因为这两道火光实在太过羸弱,几乎是触手便即溃散,根本没有抗衡余地,就在两人疑窦之际,却见另一团更加炽烈,范围也更加辽阔的火光乍然雄起,熊熊燃烧,瞬间将两人包裹。
 
    两人大吃一惊,眼见火势如此宏大,哪里敢怠慢,先运起深湛修为护住自身,然后又联袂合力,扫荡熊熊烈火,然而这次的烈火强度仍是出乎两人的预料之外,火势范围辽阔,可是仍旧不堪一击,只是这次的火光笼罩范围实在太大,等到两人冲出火光,却发现那龙卷风早已经消失不见了。
 
    那两人都是久经战阵之辈,见微知著,立即停下来,发动强大神识,展开搜索。
 
    风尊看似带人走了,但两人受火光所扰只得片刻,风尊与那受伤刺客绝不会遁走多远,一定还隐藏在左近。只要仔细搜索,必然能将之抓出来。
 
    云扬如何不知道那两个追踪者非是易于之辈,刚才的诈术只能扰敌片刻,但他所要的也就自是片刻缓冲,他带着方墨非进入一处废弃的民宅,简单包扎一下,随即便说道:“你在这里别动,等我把人引开,你立即离开,这点对你来说绝无问题,再无须多言。”
 
    对于杀手而言,刺杀绝招尤在其次,保命全生匿迹潜踪才是最强底牌,方墨非若是连危机中隐匿自身行迹不被追踪者发现的手段都没有,那就是取死有道,与人无尤了!
 
    方墨非还没有来得及说话,却见云扬已经化风而起;卷着一道黑影,随着“刷”的一声,早已消失在天际!
 
    那名追踪者正整看到龙卷风卷着人急速遁走之相,哪里肯放过,大喝一声,闪电般追了上去……
 
    老谋深算如他们两人而言,也不是没想过施展风相功法之人并没有偕同之前受伤者一道逃逸,然而方墨非根本就没有被他们放在心上,不过一个八重山修者,何足道哉,反而是眼前的这个“风尊”却是他们必除对象,刻不容缓!
 
    眼见死亡阴影迅速远离,方墨非心下恻然,然而身形却丝毫不见迟缓,飞速挪动,急疾已经离开原地。
 
    天空中,一道龙卷风闪电般前掠,将漫天云彩,冲得七零八落,向着城外卷了出去……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待到云扬回到云府的时候,已经是四更天时分!
 
    满身疲惫,双腿似乎都在打飘,真正是累坏了!
 
    而此时方墨非与老梅早已经回到家里,连方墨非的伤势都已经料理完毕了。
 
    水无音正在对着一堆东西沉思,偶尔拿着笔写写画画。
 
    “怎么样?”
 
    云扬真正累得不轻,才一回到家就在水无音面前一屁股坐了下来,然而其神色间却全无铩羽而归的挫败感。
 
    “这一次出击,圆满成功!”
 
    水无音的表情很是满意,甚至是很高兴的说道:“我们现阶段的目标,基本上已经圆满达成了。”
 
    这句话,让一直勉力压抑重伤不肯即刻闭关疗伤、等待云扬归来的方墨非一阵懵逼。
 
    我们这一次两面出击,老梅那边轻松加愉快的斩杀了韩无非,确实是圆满完成了任务;可是自己这一边明明是一脚直接踏入了埋伏圈,差一点儿就被打成死狗,要是没有云扬的出手援助,自己就真成死狗了,这个棺材脸怎地还说圆满成功?
 
    这是安慰,还是讥讽,你敢不敢再直白一点?!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