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毫无事实依据可言更无人证物证

    这些人,向来是战阵的杀神;他们可以自主活动,自行决定出箭时间,每一个都是心思特异,捉摸不定之辈。
 
    但只要一箭出手,必然会有一员敌人大将陨落。
 
    毕竟搭配弑神弓的玄铁箭,也是不可多得的珍贵物事,任何一次失误,都是莫大的浪费。
 
    方墨非面色漠然,实则心下已是叫苦连天。
 
    对于方墨非而言,修为突破的当下,本以为能够出来大杀四方一番,大显威风;结果一出来就落入了空前危机的陷阱之中,境况竟是前所未有的危急!
 
    先不说四面八方的围攻敌人已经将自己困得死死的,能够突围的机会微乎其微;而在门口位置那些还未出手的,必然是更加恐怖的存在。
 
    就这些人,便已经足够将自己杀死个十回八回;而针对自己的还不不于此,还有足足四五百张弑神弓在瞄准着自己!
 
    这也太看得起我了吧,这简直就是将我当做凌霄醉来对付了啊!
 
    方墨非对于弑神弓的重视程度还要更在围攻的众人之上,原本本职杀手的他,可是太知道弑神弓的恐怖威力了,当真中了一箭,就算不死也要身受重伤,实力锐灭,对于此刻他而言,弑神弓简直一只随时将取性命的魔掌,难以躲避,无可奈何,无能为力!
 
    嗖!
 
    又是一箭!
 
    方墨非全力闪躲之余,破绽稍露,背上登时被劈了一剑,若非其杀手本能不减,于中剑一刻,巧劲泄力,只怕就瞬时重创,但即便如此,仍是差点惨叫出声。
 
    那只被闪避掉的玄铁箭随着“嗖”的一声插在地上,竟是直末地面,连一点箭簇都看不到,完全插入了地底!
 
    “今天只怕是要死在这里了!”
 
 
------------
 
第二百三十三章 龙卷风起
 
    方墨非一念及此,心神反而重新凝定下来,斗心不减反增。
 
    现在情势明朗,强弱悬殊,相信公子必然可以正确取舍,只要公子不勉强出手,便不会暴露,那么纵使自己当真死在这里,也是值得的!
 
    当然,若是能够在这最后时刻,拼死拉几个垫背的就更有赚头了!
 
    方墨非长剑一震,突然发出扬天长啸,声音空前厉烈,穿云裂空,绵绵不绝。
 
    暴起之剑光更是无尽绵延,翻滚如龙,左冲右突,一时间神勇至极,气势如虹,竟将围攻他的八位高手悉数逼落下风!
 
    “他这是在拼命了,可惜不过是徒逞匹夫之勇,只能得势片刻,旋即便要重陷绝地,亡命于顷刻!”
 
    远远观看的其中一人淡淡的笑了笑。
 
    话音未落,旁边的一个人嘿嘿一笑:“打得这么热闹,若是丧命于围攻之中,未免可惜,待我去陪陪他,好好的耍耍!”
 
    说罢长身而出,一掠八丈空间,已然就到了战圈上空,一声断喝之余,一把凛然长刀凭空浮现,径自将刀势抡圆,运刀如锤,以大山压顶之势轰然砸将下来!
 
    方墨非见状不敢怠慢,全力招架,只可惜他刚才将自身极限修为一鼓作气全数鼓爆,取得短暂优势,实则当真只是饮鸩止渴,于战局全无益处,反而大量消耗掉自身元气,此际虽还未至三而竭的地步,却也已锋芒大损,而后加入的刀者非但本身修为更胜方墨非一筹,更瞄准了方墨非旧力已尽,新力未生的当口,倚强凌弱,方墨非何能抵敌。
 
    只听“啪”的一声,方墨非手中长剑应声折断,一口血亦随之喷了出来,整个身子立足不稳踉踉跄跄的后退,在此其中又有一刀落在肩上,一掌打在背上;若非方墨非勉力支持,差点儿当场摔倒在地。
 
    方墨非心神仍旧未乱,却已感觉五内俱焚,功力溃散,心中只有一个念头:公子千万不要出现!
 
    千万千万不要出现!
 
    赶紧走!
 
    然而就在方墨非万念俱灰,再无招架之力的当口,突然间长空风起,一阵全无征兆乍然在杨府上空刮起,瞬时间飞沙走石,连树上的弓箭手,也啪啪的掉落两个!
 
    又是一个瞬间,那阵遍袭全场的飓风转为了龙卷风,好似怒龙一般的向着杨波涛冲了过去。
 
    人群之中,有人不由自主的惊呼一声:“竟是风尊?!”
 
    杨波涛与身边几个人同时恶狠狠的看向出声的那家伙,恨不得将他乱剑分尸!
 
    狂风卷地。
 
    杨波涛身边两个老者面目阴森,嘴角露出一丝全无掩饰的嘲讽,同时往前一步,便如是两座雄伟的高山,正面拦截住了飓风!
 
    “轰”的一声巨响,疾来之风势宛如冲击大山,全然无果之余,转向冲天而起。
 
    那两个老者的修为实力显然远超在场其余人等,又是两人联袂汇流出击,飓风走势纵使沛然莫御,却也无法突破两人所组成的强悍防线。
 
    然而风势虽然转向,却丝毫未见止息,反而卷动了更多的草木砂石,刹那间蔽日遮天,伸手不见五指;随即便有一道火光,乍然而现,在战圈之中熊熊燃烧而起。
 
    杨波涛手下众人果然尽属精锐,当此巨变全无迟疑,随着轰的一声爆响,地面直接被砸出来一个大坑,却是众人齐齐出手,强灭骤起之火势
 
    飓风升腾而起,好似怒龙一样扶摇而起;隐隐可见,在中间还挟裹着一条人影。一个悠悠的声音说道:“杨波涛,汝身为帝国重将,不思报效国家,反而勾结外敌,陷害我九尊兄弟,罪在不赦!今日稍做薄惩,若敢再犯,定斩不饶!”
 
    声音悠悠而起,无远弗近,在场所有人尽都听得清清楚楚。
 
    风声终至消弭。
 
    杨府场地之中,多了一个大坑;而刚才还在重伤的黑衣蒙面人,此刻已经不见踪迹。
 
    还有杨波涛身边的两个老者也不知道于何时消失不见,却是衔尾追了出去,只是不知道此际还追不追得上!
 
    杨波涛面如沉水,满眼尽是怒意!
 
    此刻,周遭墙头上的弓箭手有相当一部分愣愣怔住。
 
    惊疑不定的眼神,从四面八方看过来,悉数聚焦在杨波涛身上。
 
    刚才出声之人,当真就是久违的风尊大人吗?
 
    还有刚才的话,是真的么?
 
    真的是杨波涛丧心病狂,勾结外敌,谋害了九尊大人吗?
 
    这件事情,毫无事实依据可言,更无人证物证,全无采信余地。
 
    但刚才出现的,分明就是火尊和风尊!
 
    这一点,却又是绝无虚假。
 
    大家都是经过战阵的人,有多次与九尊大人并肩作战的经验。
 
    这份熟悉的感觉是绝对不会错的!
 
    若此言是出自两位大人口中,还需要佐证么?
 
    不需要!
 
    玉唐帝国军方之人,不会质疑九尊大人的话,无论话的内容是任何事!
 
    绝无质疑余地!
 
    锵!
 
    一个原本立身在墙头的弓箭手收起满张的弑神弓,跳下地来,大踏步走了几步,走到杨波涛面前,大声道:“杨帅!敢问刚才风尊大人说的,是不是真的?!”
 
    这句话出口,四面八方,无数弓箭手的目光,都纷纷利箭一般地射了过来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